優80設計空間 歡迎您!  
 
首 頁 景觀 規劃 施工 文本 建筑 Su模型 實景素材
資料搜索:
 
會 員 登 錄
用戶名  
密 碼  
!〈  
驗證碼  
忘記密碼?
  當前所在頁面: 首頁>> 佳作鑒賞 >> 文章顯示
徽州村落的文化景觀創造與鄉村經濟再生
發布時間:2018/1/21
徽州古村落是徽州文化的主要載體,是徽州文化在當今繼續發揮重要影響的“活化石”,具有極高的保護開發和利用價值;罩菸幕谋Wo和開發,不僅要傳承徽州文化,而且要創新徽州文化,造福于黃山人民。本文從徽州文化的保護和開發著手,立足本地實際和發展的要求,總結黃山旅游的成功實踐,以黃山市鄉村旅游規劃為例,對徽州村落的文化景觀創造與鄉村經濟再生進行探討。
一、徽州民居建筑的特色彰顯徽州文化
明清時期,徽商昌盛一時。一些經商的得意之輩,回鄉后,競相建造宅邸、樹建牌坊等,且等級互相攀比,組成一個個具有豐富個性的徽州民居村落。這些村鎮,集自然美、藝術美、社會美于一體,至今仍具有它的歷史研究價值。
“馬丘比丘憲章”曾指出,“城市的個性和特性取決于城市的體型結構和社會特征”。那么,村鎮的特色是否也是如此呢?回答是肯定的。
徽州民居村落,大多依山傍水,或枕山面水,依山跨水。山、水、建筑這些空間要素互相融滲,宛自天開,形成一個有機的整體。即便是規模較小的自然村落也是如此,這些村落與自然環境的結合毫無造飾之感。這樣,凝固的建筑實體與動的水溪或湖面,規整的民居建筑平面與曲折的巷道,忽窄忽寬的街道形成而且對比鮮明的空間。這種空間的情趣是很生動的。
徽州民居建筑由于其平面布局的靈活性,就給群體組合也帶來了自由性,似乎每個建筑體都是隨機自由伸展出來的,于是,建筑環境空間也具有多種自由變化,交替重復形式感;空間或大或小,或抑或豁,或簡或繁,既對比又和諧,加之建筑體表面各種富有生活情趣的裝飾,如門檐裝飾,窗戶裝飾(磚雕、石雕),建筑室內隔板裝飾(木雕),這就給空間形態賦予親切和并具濃郁的人情味,給人一種怡悅的暢愉感。美國建筑師查爾斯·莫爾在《度量、建筑的空間、形式和尺度》一書中曾指出:“建筑師的語言是經常捉弄人的,我們談到建成一個空間,其它人則指出我們根本沒有建成什么空間。它本來就存在那里了,我們所要做的或者試圖去做的只是從統一延續的空間中分割出來的一部分,使它們成為一個領域!被罩菝窬咏ㄖ臻g正是從大自然統一延續的空間中分割出來的?少F的是,徽州民居群體組合保持了空間統一性,延續性。這種統一性和延續性正是從建筑與自然環境的結合中得來的。它們表現為兩種空間形式:
一是把民居建筑形成的外部體形看成一個整體,將它置身于田地、群山組成的空間中,群體建筑中,馬頭墻所形成的交錯、重復、遞進等韻律感,以及由于地形變化反映出的屋面迭落、層次感,墻頂和墻面黑白調子的對比感,這些與村莊背景起伏不斷的群山,優美的天際線,不同季相色彩,相互協調,產生一種很強的形式構圖效應,給人一種自然美感。
二是此種空間是建筑之間形成的空間,包括建筑本身及交叉口、巷道等空間。在徽州民居建筑中,這些空間充斥著形式感、韻律感。如民居內部天井空間重復,室內門罩與室外門罩的重復,門壁上門罩的迭落與上升的韻律感,民居庭院空間與巷道空間的互相滲透,無疑又形成了一種流動的空間感,加之曲折的巷道、各空間要素(門、窗、人等)自然融洽,形成一種自由轉折,令人回味的空間。
前述二者空間互相比較,它們就存在著一種統一和延續,形成強烈的趣味性環境美感,正如黑格爾所說的,“關于這種建筑物要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它的目的和使命以及它所由建立的環境。要建筑結構適合這種環境,要注意到氣候、地位和四周的自然風景,在結合目的來考慮這一切因素之中,創造出一個自由的統一的整體!蹦欠N自由的、有機的伸長出來的空間,正是徽州民居建筑空間的個性所在;罩菝窬涌臻g的這種“自由的統一的整體”,正是從地形的結合中得來的,這些空間存在的一種條理和秩序感、形式感,實際上就是把民居建筑置予地形環境的制約關系中去,建筑的自由伸長足以證明了這并非是偶然的巧聚,而是真正呈現出了某種統一、條理和秩序感。建筑師萊特曾經說過:建筑就是模仿自然界有機體的形式,從而和自然環境保持和諧一致的關系。黟縣民居馬頭墻上的韻律感,自由伸曲的街道,建筑細部的裝飾處理,室內庭院空間,流動的水巷……無一處不是與自然保持和諧一致的有機性空間,黟縣際聯宏村牛形結構,南屏村的三角形結構等等,正是內部空間結構的有機表現。
對徽州民居空間的認識,可以幫助我們加強現代建筑空間觀念,繼承傳統,創新于未來。本文的要義正有基于此,再也不能就建筑而論建筑,而應考慮群體,重視空間環境和城市設計,為創造一個和諧、愉快的建筑空間藝術環境而努力。
二、徽州傳統民居建筑的文化景觀
建筑空間的本質是從自然環境中限定出來的一個供人從事各種活動的領域,它必須要有有機自然的屬性,從而使人、建筑、自然融為一體,使建筑空間環境具備人性。具有深厚文化淵源的徽州,其傳統民居村落的選址、空間的組合、平面布置、室內裝飾等,無不體現了豐富的表情語言,這種語言相解于人的心靈深處并體現出多彩的生活趣味,是人性至理的環境化表現。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看徽州傳統民居建筑文化景觀。
(一)村落外部空間形態
徽州民居外部空間形態,大都附會于自然環境中,表現出一種有機性、整一性、內聚性。在徽州,我們隨處可以看到那一片片灰瓦、白墻的村落象“大珠小珠落玉盤”那樣散落在群山與大地組成的空間中。群體建筑形態中,馬頭墻所形成的交錯、重復、遞進等韻律感。由于地形變化反映出屋面的迭落、層次感,墻頂與墻面黑白調子對比,以及這些形態與村莊背景起伏不斷的群山、優美的天際線,不同的季相色彩,相互協調,相互依從,都產生一種強烈的形式構圖效應,體現出與自然和諧的有機性。很多村落建造賦于自然圖地以有機特征和特定的象征意義。如黟縣宏村,背倚雷崗山,座北朝南,面向廣闊的田野,平面呈牛形結構,水圳如牛腸,南湖則為牛肚;古時,曾建有四座木橋,恰似四條牛腿,形象如此逼真,人作天合,情性之致一如古黟文人胡成浚之詩云:“何年就此卜鄰居,花月南湖畫不如,浣及未妨溪路遠,家家門巷有清渠”。再如歙縣唐模擬龍、黟縣西遞擬船,正所謂“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齊一”,反映出人對自然萬物的尊重、依從,體現出對自然的親情,呈現出一種有機品格。
徽州向來山多地隘,用地極少,人們不得不考慮如何利用有限的地皮,如何去組合房子,以達到充分利用空間。其次“徽州聚族居,最重宗法”,社會形態構成以宗族血緣關系為支柱,人與人之間相互依賴,在“仁義”與“禮教”之間維系著個人與家族的關系,由于這些,表現在空間上,必然會出現統一、完整與聚集的形態;必然會用一種最簡單的個體建筑,以期能充分利用空間組合成群體村落。再次,在古老的徽州,道學、理學思想幾乎滲透到生活的各個領域,表現出強烈的內聚、封閉的生活意識,意解在建筑中具有極大的封閉性、內斂性。傳統文化中“道”為人們的基本信仰,人們相信大自然是有秩序的,并本能地意識到自然界的日、月、星、辰、山、水、草、木、萬物生靈隨時隨刻都有可能主宰人類的命運,于是,先民們禪思竭慮選擇一塊吉利之地,并且與環境無對抗性地融為一體,認為,這樣才可靠、安全、聚氣、聚財。這些反映在外部空間形態上都表現出強烈的統一和內聚。
人們就是在這樣一種空間環境情態中并融在一起 、聚居在一起,與自然相生相安。對于這種空間情態的意向,就像黑格爾所說:“它暗示繩索的意義,它在形式和形象上都單憑外在的表現神圣的東西,亦即自在自為地把人類團結成一體的力量”。這種神圣的東西就是人性空間情態?梢哉f這些自然有機性的外部空間形態不僅是美的,而且更洋溢著崇高的人性意義。
(二)村落的內部空間
此種空間指的是村落內部,相對于建筑體之外的,通過街、巷、水等互相結合,穿插滲透組成的空間。
街、巷:街是一種高寬比在1:1~1:2左右,表現出一種多功能行為活動的“空間場”,它是村落的骨架;巷是一種高寬比在5:1~10:1左右,與街保持一種樹枝狀支架聯系的通向每戶入口的一種“空間場”。街顯然是比巷更具有多元生活行為的一種場所,可以說,街是擴大的巷空間。街巷與建筑本身是相生相無的。在徽州民居中,街巷成為村落外部空間走向建筑體室內空間的必經過渡之“場”。它是人與建筑空間作用的意向表現,有種線力的關系效應,這種效應使人們心安理得地自然順暢地進入室內空間。例如:黟縣屏山村一組水體與街平行組合的街道中,建筑高度與街道之比約1:1~1:1.5。在這里,潺流不息的渠水與靜止的建筑形成鮮明的意象對比,人們在和邊洗衣淘米,談笑嘻戲,納涼憩息。在這樣一個尺度宜人,引山入目,引水近門的空間中,山的俊逸,水的柔情,建筑門面的擬人化效果,從街道看室內、從室內看街道那份親情。于是,人與人的關系融洽了,人與建筑的結合親近了,這就形成了空間的自然特征,人們仿佛生活在詩情畫意、四季青山、綠水、日月之光中。視覺中的黑的點、白的面、灰的線、高聳起伏的馬頭墻,這些都構成鮮活的印象、含蓄的優雅。線條和塊面已經不僅僅是一種形式而已,它是這種特定空間的同化物,是一種實實在在的內容。透視線上的馬頭墻的高低起伏實則與青山起伏線同呼應,當然馬頭墻的起伏與建筑功能的邏輯一性亦是分不開的,人們盡情地在乎與“山水之間”緣情自生。這樣的空間就是依從了自然,接受了自然的饋贈,顯示了人性的意義。在巷道中,巷兩邊單戶建筑正立面極其簡單,因巷道所具有高寬比例關系,正常的透視學原理在這里消失了,人們已經不把注意力集中在透視線中,所以,為了提示單戶房屋入口的存在,大都在進戶口處精雕細刻,并在門頂上方做一門罩或門樓,鑲嵌各種帶有山川草木、花蟲鳥獸的磚雕塊,其圖案組正各自成趣,多姿多態,似在強調人口的重要性,提高人們的興趣立。單戶建筑的組合,巷道口拱門的限定及巷道鋪地的變化,都極大地豐富了空間意象,這種整體空間比每個單戶建筑單元又有新的意義,單戶建筑單元往往是嚴謹、對稱、簡潔明了的,而一旦組合起來,就變的自由,非對稱,充滿復雜性、含混不清的意味,使人的多種行為在此得到滿足。這里有種復雜的秩序、復雜邏輯關系,對這種“秩序”、“關系”的感覺只能是難以言傳的感覺,它根值于當地人復雜的生活意識中。這種體態變化主要體現在戶與戶的分界上,它們或微微錯開;或升高地坪,依附地形,設幾步臺階;或在磚雕圖案、墻面漏窗有開設上有所區別,造成豐富的空間感覺,與人們多元生活態度相吻合。
徽州民居中,街巷的節點或路線轉折部門,往往在引人注目、逗留、緩和、過渡、憩息和興趣十足的空間,設有各種圖案的漏窗、造型別致的門洞、磚雕、變化有致的鋪地。住戶門洞開向的空間一致性,這里似形成了生活交往的中心,這樣空間顯然被生動了,戶與戶、人與人在這里被承認了,歡樂與痛苦、嘻笑與吵鬧,生與死同一感受、體驗。這里,我想引用臺灣籍美國作家許達然先生對巷的描述:“巷象狹隘人間,一橫無計劃的秩序,一列親切的簡陋,簡陋里不少人生長、勞碌,死后才被抬出……那陽光雖破爛,我們卻覺溫暖,溫暖到小到大家都相識,從不互爭……大人不在家時,我們很少碰到看不懂的臉。不用狗反正一進來,我們就察覺……”。這段描述同樣適用于徽州民居的巷道中。無疑,生活在這里的人們表現出某種行為的一致性,人們顯然親近和睦多了,人們創造了這種巷道空間的意象,這種意象表現了穩妥、寬慰、優雅、安寧及興趣十足。
水最具空間表現力和鮮活的魅力,它或潺潺流動,或靜如鏡面,很自在地與建筑融為一體。如宏村月塘、南湖,一年四季,清澈如明。水中的倒影宛如建筑第二立面,造就出多維的空間,豐富著整個空間意象,十分優雅和諧地整合著人們的意趣和需求。實際上,在人們的本能意識中,水已被“拓樸”成具有多種生活意義,正如沈從文先生在《一個傳奇的本領》中所描述的水的意義:“水的德性為兼容并包,從不排斥拒絕不同方式浸入生命的任何離奇不經事物!即也不受它的玷污影響。水的性格似乎特別脆弱,且極易就范。其實則柔弱中有剛強,如集中一點,即滴滴細流,滴水穿石,卻無堅不摧!
(三)室內空間
徽州民居中,室內外空間往往互相滲透融會貫通,內中有外,如天井;外中有內,如庭院空間等,它們都表現出一定的似是而非,模糊意識。這里的室內空間指有屋蓋的建筑個體內部空間。
在室內空間中,廳是一個家庭活躍的空間因素。人們在廳內供祭祖宗和神靈,滿足日常生活、家務活動的空間要求,是一種具有復合功能的空間。在廳內能通過天井,觀日月星辰之變,把自然引入室內;在廳四周,布置著書畫、楹聯之類的雅物,隔扇、門窗、板裙均雕以濃郁情趣的山川、草木、花鳥、蟲獸、任務掌故等。頂棚繪上各種圖案的彩畫,整個室內融雕刻、書法、繪畫等各門藝術于遺體,表現出多維的意境,反映出人們愛美的情緒和對自然萬物的崇拜心理。
縱觀以上,可見,徽州民居室內外空間場至終貫穿著這樣一條主線——時刻都是以人的行為為尺度,關懷著人,體現著人的本性意志,是自然和社會的人雙重意義的物化空間。這些空間通過可視可感的豐富變化的符號,造就了環境意象或者說是幻想及意境,它是無質無形而又無所不在的“場”力,人們創造了它而又反作用于人,對人的情緒體驗、行為、活動、表現出種種干涉,只不過這種干涉是含蓄、寧靜與撫慰的,使在特定空間,表現出目標與行為一致性,于是,人與人變得親切,得到了物的照顧,體現了人本之意。假設換一處環境,這種行為的一致性又消失了,從文化意義上說,也許是一種“地方精神”或“領域精神”,并且也正是因為這樣,建筑空間也就表現出了某種和諧性、有機性、自然性。人受到建筑空間的愛撫、融解。至此,正如馬克思曾指出的:“所以在古代,盡管處在那樣狹隘的民族、宗教、政治、境界里,畢竟還是把人看作生產的目的,這種看法就是顯出比現代世界高明的多,因為現代世界總是把生產看成人的目的,又把財富看成是生產的目的!比绻覀儾皇峭耆珤仐墯v史文化方面的遺產的話,就絕然不會拒絕這最初的人類社會的饋贈,而這饋贈一開始就顯示出了人類美好的未來。
三、徽州文化古村落保護地的規劃與管理
徽州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標本;罩莨糯迓涫腔罩菸幕闹饕d體,承載了古徽州幾千年文明史,集自然美、社會美、藝術美于一體,充分體現了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和諧統一,并表現出三大特征:實用性、環境性、象征性。作為徽州文化生態賴以存生發展重要基礎平臺的古村落,對于弘揚徽州文化,傳承歷史文化信息,增強民族自尊、自信、自強。豐富完善現代國際旅游城市資源,實現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人類文化生態價值,其保護地規則與管理更顯重要性和緊急性。為做好徽州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古村落保護規劃與管理,我認為應堅持以下幾點:
(一)明確古村落保護指導思想,積極做好古村落保護地保護規劃編制。
1、堅持科學發展觀,堅持可持續的保護和利用觀,堅持統籌和區域協調觀。核心就是堅持“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嚴格管理”。
2、保護規劃應當包括以下內容:保護原則、保護內容和保護范圍;保護措施、開發強度和建設控制要求;傳統格局和歷史風貌保護要求;保護規劃分期實施方案;古村落組成空間要素保護要求;保護級別及標準的確定。
3、保護規劃應與時俱進,體現新技術、新理念、新方法。維護歷史文化的真實性和完整性,并積極地與旅游發展,新農村建設及其它產業策劃相協調對接,通過編制保護規劃促進古村落保護與發展相統一,挖掘古村落特征,做到各具特色、協調統一。增強古村落內在核心活力,煥發出時代的勃勃生機,體現社會和諧進步持續發展。
4、古村落保護地規劃編制應委托具國家建設主管部門頒發的設計資質,并具一定徽文化研究基礎規劃、建筑設計單位。保護規劃應符合國家規定的深度標準及《國家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的相關要求。
5、古村落保護地規劃成果應報送縣級以上建設規劃主管部門審查備案,并廣泛征求有關部門、專家、公眾的意見。經依法批準不得擅自修改。確需修改的,保護規劃的組織編制機關應向原審批機關提出報告后并經同意,方可修改。
(二)加強保護管理,制定有效管理辦法。
1、制定發布徽州文化生態保護實驗區古村落保護管理辦法或條例,明確古村落保護標準和級別,標準與級別相適應,建議從徽州古村落以下九大組成要素,分類制定其保護辦法:村落空間、村落形態、村落道路、村落水口、村落祠堂、村落社屋、村落水系、村落生態、村落遺存。
2、根據不同古村落的經濟社會發展特點,根據保護規劃控制其人口數量,改善其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設施和居住環境。在其從事建設活動時,應符合保護規劃要求。不得從事損害歷史文化的真實性和完整性。不得對傳統格局和歷史風貌構成破壞性影響。
3、禁止在保護范圍內從事以下活動:其一、開山、采石、挖沙、開礦等破壞傳統格局和歷史風貌的活動;其二,占用保護規劃確定保留的園林綠地、河湖水系、道路等;其三、修建生產、儲存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毒害性、腐蝕性物品的工廠、倉庫等;其四,在歷史建筑上刻劃、涂污。
4、在古村落保護范圍內從事下列活動應當保護其傳統格局,歷史風貌和歷史建筑,制定保護方案,并經縣級以上城鄉規劃主管部門和文物主管部門批準,依照法律法規手續:其一,改變園林綠地,河湖水系等自然狀態活動;其二,在核心保護范圍內進行影視攝制,舉辦大型群眾活動;其三、其他影響傳統格局,歷史風貌或歷史建筑活動。
5、應建立古村落保護地歷史建筑檔案,并制定歷史建筑保護辦法或條例,確定歷史建筑檔案應具的內容如藝術特征、歷史特征、稀有程度、有關技術特點、測繪信息、名人活動等。
6、建設工程選址應盡量避開古村落歷史建筑,確因不能避開,應盡可能原址保護確需遷移或對其進行外部修繕的需經縣級以上城鄉規劃管理部門批準,按相關法律法規辦理手續。
7、鼓勵國內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個人參與古村落的保護和利用。
四、文化景觀創造與鄉村經濟再生
鄉村旅游是指以農村社區為活動場。所以鄉村田園風光、森林景觀、農林生產經營活動、鄉村自然生態環境和社會文化風俗為吸引物,以都市居民為目標市場,以領略農村鄉野風光、體驗農事生產勞作、了解風土民俗和回歸自然為旅游目的的一種旅游方式。如今,鄉村旅游在中國大地迅速興起并成為國內旅游業的新亮點,市場規模與日俱增。1998年,國家旅游局開展了以“華夏城鄉游”作為主題的旅游年活動,使“吃農家飯、住農家屋、做農家活、看農家景”的口號開始深入人心,成為都市人的時尚追求。1999年,國家旅游局推出與鄉村旅游密切相關的“生態環境游”主題年活動,2006年,中國旅游年的主題定位為“鄉村旅游年”, 2007年旅游主題年活動的旅游宣傳主題是“2007中國和諧城鄉游”,宣傳口號為“魅力鄉村、活力城市、和諧中國”,也融入了鄉村旅游元素。鄉村旅游已成為中國旅游業的熱點。各地紛紛興起了鄉村旅游開發的熱潮,鄉村旅游規劃因此受到政府、開發商、當地居民等各類利益相關者前所未有的重視。
近30年來,我國旅游發展的理念大體經歷了四個階段,即資源導向→市場導向→產品導向→形象驅動。而我國旅游規劃思想受我國基本旅游發展理念影響,也相繼經歷了與我國旅游發展理念大致相應的資源導向型、市場導向型和形象驅動型3個發展階段。在形象驅動的規劃視角下,鄉村旅游規劃的基本思路是:首先通過對鄉村旅游地地脈和文脈的深入挖掘,設計鄉村旅游地旅游開發的形象主題,確立鮮明獨特的具有招徠性的鄉村旅游地形象。進而圍繞主題形象,進行鄉村旅游地的功能定位、空間布局、項目策劃等旅游規劃核心內容的規劃設計,塑造、凸顯與傳播特定的鄉村旅游地“形象”主題,體現地方文化特色,保持可持續發展的活力,并以此吸引游客。
(一)文化景觀創造與祁門縣歷溪村鄉村旅游規劃
黃山市祁門縣歷口鎮歷溪村,地處牯牛降南部山麓,是距牯牛降主峰最近的村落。東至歷口鎮湘東村、南至歷口鎮彭龍村、西至箬坑鄉合利村、北至牯牛降,總面積11.9 km。規劃范圍北至牯牛降自然保護區邊界,東南西面均以山脊為界線,依山規劃。歷溪村由歷史悠久的歷溪古村落和風光秀美的歷溪大峽谷兩大部分組成,自然與人文景觀交相輝映,相得益彰,為開發鄉村旅游提供了得天獨厚的資源條件。
在歷溪村鄉村旅游規劃設計的形象定位上,我們是首先進行地脈分析。
第一、村落外部自然環境。歷溪村的地脈蘊藏在牯牛降的崇山峻嶺之中。牯牛降是深藏在皖南崇山峻嶺中的綠色明珠,她集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國家地質公園、國家4A級重點風景名勝區于一身,東倚黃山,西接廬山,北鄰九華山,南望綿延千里的障公山山脈,主峰海拔1727.6m,是安徽南部第三高峰。牯牛降是安徽第一個國家級的以森林生態類型為主的綜合性自然保護區,保存著結構復雜、功能齊全的自然生態系統,原始森林覆蓋率高,蘊藏著豐富的生物資源,被譽為“華東物種基因庫”。
第二、村落內部自然環境。歷溪村地處牯牛降的南大門,是古代通往牯牛降至池州、安慶的交通要道?可脚R水的獨特區位條件決定了其生態環境優良,森林覆蓋率高,空氣中的負氧離子含量高,有“氧吧里的村莊”之美稱(圖1)。身處在物種基因庫中,歷溪村有豐富的中草藥資源,其中有不少是不可多得的珍貴品種,如村中傳說中御醫王琠治皇太子病所用的“斷金草”等。歷溪村山環水繞,近處有龍山、白虎山、洋峨嶺、龍宮嶺等低山丘陵,遠處可眺望牯牛降、大歷山等高峰,景觀美感度極高。村落以北是通往牯牛降主峰最便捷的通道——歷溪大峽谷,歷溪大峽谷的溪水從牯牛降的深山密林中流出,經村而下,匯成舜溪河。由于歷溪大峽谷冬季峽谷風寒冷強勁,歷溪祖先在峽谷風的出口處(村落以北)營造大片樹林,以阻擋峽谷風,留存至今成為大片的千年古樹林。這里古樹成群,綠蔭成片,保存了銀杏、紅楠、紫檀、紫藤、青岡、苦櫧、豹皮樟等珍貴樹種,堪稱要五六人才能合抱。具體種植時間已無從考證,據說種于唐朝末年,是歷溪古村的風水命運樹。山鄉歷溪的特產也與山林有著密切聯系,盛產香菇、木耳、筍干等山貨。
再是進行文脈分析:
第一、文化背景。從村莊歷史來看,據《歷溪王氏宗譜》記載,歷溪王氏于宋朝年間從祁西山口始遷于此,村莊歷史已逾千年。歷溪村的古民居全部坐西朝東,由于村落南面有白虎山阻擋,村落朝南視線不開闊,而東面有舜溪河和大片平地,歷溪祖先便將村落選址于坐西朝東、背山面水的位置,聚族而居。村中重視教育,文風昌盛,人才輩出,自元代以來,歷代官員有42人之多,其中最為有名的當數明代御醫王琠、歙縣“三朝元老”許國的老師明代鴻臚寺官員王三策等。
第二、文化形式。歷溪村的徽文化表現形式豐富多樣,其中以徽派建筑文化、徽州戲曲文化、新安醫學文化最為典型;张山ㄖ幕矫,村中建于明代的王氏宗祠合一堂、村口的明代古橋舜溪橋,均是不可多得的徽派建筑文化精華。除此之外,至今仍保存有17幢古民居,其中明代2幢,清代15幢。錯落的古民居與縱橫交錯、原始古樸的青石板路,共同訴說著歷溪村古老的歷史;罩輵蚯幕矫,歷溪村是徽州傳統戲曲——目連戲的發源地之一。目連戲是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有“中國戲曲活化石”之稱。歷溪村自古就有演目連戲、看目連戲的民俗傳統。歷溪村2000年恢復目連戲演出,現在的目連戲戲班由33人組成。目連戲的戲曲語言采用的是徽州方言,因此,外地游客很難聽明白其唱腔念白。但正如深受游客歡迎的云南麗江“納西古樂”一樣,游客看的是民俗表演,體驗的是地方風情。在歷溪村北古樹林旁的嚎啕殿,是村中目連戲演員練功掉嗓子的地方,供奉是目連戲之神儺神。因掉嗓子聲音高亢,故命名“嚎啕”。新安醫學文化方面,最典型的代表是明代御醫王琠與王氏宗祠合一堂。歷溪村奇花異草豐富,“草藥多”是歷溪村的一大特色。豐富的草藥資源孕育了歷溪村世代名醫,其中最著名的是明代御醫王琠。王琠因醫好了皇太子的病,皇帝封他為御醫并敕建了“合一堂”。合一堂雖是祠堂,但其建造者是明代御醫王琠,且其仿造當時明代的御藥房“圣濟殿”所建,與新安醫學有不解淵源。2004年10月,合一堂入選安徽省第五批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然后才進行形象定位。具體步驟:
第一、確定旅游形象主題。歷溪村的地脈和文脈包羅了眾多的地方特性元素,如何將這些豐富的地方元素用一個精煉的主題加以概括,是規劃師進行旅游形象定位時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旅游地形象的確定源于對旅游地主題的提煉,上述的旅游形象定位源于以下的思考。就歷溪村而言,根據其地脈和文脈分析,旅游形象主題確定為:健康。一方面,健康主題的確定迎合了現代人的消費偏好。如今,人們尤其是都市人,追求健康飲食、健康居室、健康服飾、健康家電等,食、住、行、游、購、娛都要求健康,而這些,恰恰構成了旅游活動的六要素。另一方面,這一旅游形象主題的確定,也綜合考慮了歷溪村突出的地方性因素:其一區位因素。歷溪村位于牯牛降自然保護區腳下,森林覆蓋率高,空氣中負氧離子含量高,生態環境極佳,適合追求健康的人來此養身保健。其二名人因素。村中的歷史名人御醫王琠是新安醫學的代表者之一,他不但醫術高明,而且長年生活在生態環境優良的歷溪村,終老于97歲高齡,是位名符其實的健康老壽星。其三名樹因素。千年樟樹王,樹齡逾千年,是樹中壽星。其四中草藥資源因素。歷溪村中草藥資源豐富,有不少珍貴品種,與西藥相比,中草藥毒副作用小,更利于人體健康。其五特產因素。歷溪村特產香菇、木耳是舉世公認的保健養身食品。其六峽谷因素。歷溪大峽谷坡度平緩,是老少皆宜的純生態健身場所。其七生活節奏因素。歷溪村鄉村的生活節奏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利于都市人休生養性。
第二、進行旅游形象定位。根據上述地脈與文脈的分析,歷溪村的旅游形象定位為:“牯牛降下第一村——御醫故里,健康勝地”。該理念以“健康”為主題,整合了歷溪村諸多的地方性特征,同時引領了現代都市人的消費潮流。其中,“牯牛降下第一村”從地理區位、歷史淵源以及旅游發展三方面鮮明地顯現出歷溪村的形象,包含著豐富的信息,體現了歷溪村位于牯牛降南大門的優越地理位置,突出了歷溪村千年古村的歷史地位,也昭示著未來歷溪村將成為環牯牛降旅游圈的重要鄉村旅游地,簡練地概括了旅游地的個性特征!坝t故里”突顯了歷史,即歷溪名人王琠及其修建的王氏宗祠——合一堂兩大代表性地方元素,加強了旅游地的文化歷史的厚重感與滄桑感;“健康勝地”強化了未來,即歷溪村鄉村旅游的主題和未來旅游開發方向——“以健康為主題,將歷溪村打造成綜合型鄉村健康旅游勝地”。
第三、設計配套宣傳口號;谏鲜隼砟疃ㄎ,設計推出一套相關的主題宣傳口號,以完善和強化旅游形象。配套的宣傳口號有:歷溪——牯牛降門戶,新安醫學發源地,目連戲故鄉;歷溪——牯牛降下第一村;詩盈五鳳樓,畫中歷溪村;賞目連戲,舞布袋龍,尋御醫仙蹤,探峽谷幽深,盡在歷溪鄉村游;歷溪——詩畫人間;歷溪——氧吧里的村莊;歷溪大峽谷——華東最長最原始的峽谷;歷溪千年古樹林——華東最大的千年水口林等。
在歷溪村鄉村旅游的功能定位上,我們是在客觀分析了周邊景區(點)特色和優勢的基礎上,圍繞歷溪村的旅游開發主題和旅游形象定位,本著“錯位發展,互補合作”的旅游開發方針,將旅游發展與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相結合,以可持續發展思想為指導,逐步將歷溪村打造成以健康為主題,融生態觀光度假、農事體驗、健康食宿、健康購物等于一體的綜合性鄉村旅游地,成為環牯牛降旅游圈的重要節點和黃山市鄉村旅游的新亮點。歷溪村具有與周邊已開發的鄉村旅游地錯位發展的條件。世界文化遺產地西遞和宏村,是黃山市鄉村旅游發展最好的鄉村旅游地,目前主要開展徽州古村落觀光旅游,黃山市一些古村落如徽州區的唐模村、呈坎村,黟縣南坪村,也是走古村落觀光旅游的發展路線,由于與西遞和宏村的旅游產品具有同質性,因此處于強勢旅游地的“陰影”之中。另外一些鄉村旅游地,如黟縣五里村、深沖村,休寧縣陽干村,以生態環境見長,生態鄉村觀光游開展得火熱。鄉村度假旅游僅有徽州區蜀源在2000年~2002年開展過一段時間,吸引了長三角發達城市的不少游客,但后來受到2003年“非典”的打擊和2004年修通村公路的影響,加上后續宣傳促銷沒有跟進,如今已處于停業狀態。綜合來看,歷溪村以“健康”為主題,以“牯牛降下第一村”為旅游形象,開展鄉村生態觀光和生態度假旅游,與周圍鄉村旅游地可以形成優勢互補,錯位發展。
在歷溪村鄉村旅游的空間布局和項目策劃上,我們根據歷溪村的地形特征及居民點、綠地、主干道路、河流、峽谷等空間分布現狀,遵照“市場導向、梯級推動、突出特色、區內一致性和區際互補性”的旅游功能分區原則,將旅游功能總體布局為四大旅游功能區:
第一、入口景觀區。具體的項目策劃如下:在入口景觀區,近期通過對景區標志、景區全景指示牌、游客綜合服務中心、舜溪竹林引景帶的規劃設計,烘托出歷溪村口徽派水口園林的景觀氛圍,體現歷溪村“牯牛降門戶”的區位特征和古村“詩畫人間”的靈氣。中遠期規劃在歷溪旅游綜合服務中心、農民新村(鄉土客棧)內設家庭旅館、農家餐飲設施和購物街,提升歷溪的購物、餐飲、住宿服務水平。
第二、古村觀光休閑旅游區。位于歷溪村居民區,是整個景區人文色彩最濃厚的區域,是歷溪古村歷史文化的縮影。規劃通過建設歷溪文化展示館、目連戲戲臺、歷溪風情水街、合一堂、王琠墓、壽星樹、千年古樹林健康樂園等項目,突出歷溪鄉村游的“健康”主題。同時,從景觀上充分展示徽派建筑精華、千年古樹林特色,從文化挖掘民俗元素內涵,讓游客感受到“詩意田園,畫中歷溪”的環境氛圍。規劃近期重點扶持10戶農家樂示范點,開展綠色無污染的鄉村餐飲接待服務和“天然氧吧”的住宿接待服務。
第三、農業觀光體驗旅游區。位于歷溪村居民點西南,舜溪河以東,歷箬公路以西。本區是農業生產區,也是鄉土氣息最濃厚的旅游區。通過建設百草園(中草藥基地)、山珍園(香菇木耳培育基地)和果園三個農業生產基地,充分展示地方特色農產品的生產過程,讓游客參與中草藥識別,特色農產品的種植、采摘和購買,豐富旅游體驗。
第四、峽谷生態體驗旅游區。南起歷溪村北,北至牯牛降自然保護區邊界,全長近4km。景觀的原始性、生態性是其根本的吸引力所在。旅游開發活動應以“不破壞其原有風貌”為出發點,建筑物的體量、色彩、樣式應與周邊環境和諧相處。整修道路,設計親水景觀廊道,適當設置休憩、餐飲服務設施,設施命名圍繞“健康”主題,依次為永康閣、福瑞橋、養生堂、濟仁軒、臥龍山莊、鶴臨亭等。本規劃對規劃區的主要節點進行規劃設計,待規劃區進入旅游生命周期的第二階段“發展期”后,還應細化節點,增加設施,以豐富游覽內容,進一步提升該規劃區的吸引力。
第五、景觀培育區。位于歷溪村居民點東面,歷箬公路以東,洋峨嶺以西。為農業生產區,不進行旅游開發建設,不開展旅游活動。嚴格保護農業用地,使其呈現春天油菜飄香,夏天稻田翠綠,秋天稻花金燦,冬天銀裝素裹的鄉村田園風光。充分展現歷溪村山鄉古村的鄉村田園風光。
總之,黃山市歷溪村鄉村旅游規劃,是新型的形象驅動視角下的鄉村旅游規劃。該規劃以“旅游形象”為切入點,在深入考察歷溪村的地脈和文脈的基礎上,首先進行旅游形象主題的提煉和旅游形象的定位,進而圍繞形象主題與定位,進行旅游功能定位、空間布局和項目策劃等旅游規劃核心內容的規劃設計,使整個規劃具有形象驅動的特征。
(二)文化景觀創造與黟縣秀里影視基地
黟縣秀里影視基地位于風景如畫的安徽省黃山市黟縣宏村鎮秀里村,縣城至宏村道路的東側,地塊內田園風光秀美,山水相依,具備很好的建設條件;乜傆玫孛娣e:54620平方米。
在設計構思上,我們是:第一、合理定位,從周圍關系入手,論證其職能、地位和作用,合理確定黟縣秀里影視基地開發建設與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合理確定發展規模與環境容量。第二、遠近期結合,突出重點,合理確定開發建設時序,采用自然式布局,強調規劃的動態性和每個階段的完整性。增加規劃的彈性和對影視拍攝需要的應變能力。第三、突出自然歷史文化要素,創造出適應當地歷史、文化環境的特有空間結構和環境特征。第四、通過整治河道、修建堤壩、平整土地景觀,民居搬遷,營造影視場景基地。
在交通組織上,我們的規劃是:在保證內外交通聯系便利、順暢的前提下,通過外圍設停車場,內部設置徽州傳統街巷空間模式,主要道路在規劃上滿足消防防火安全的需要。強調對景與轉換,形成步移景異的空間變化,使三維空間融入時間因素,成為四維時空變化。
在景觀規劃設計上,我們的總體構思是:整個規劃從用地地形的特點和地域特征出發,在強調基地內部步行主軸空間及中心節點景觀設計的同時,從規劃用地的整體出發,注重動線景觀界面的形象塑造和空間圍合開閉的營造,以及傳統村落形態的層次刻畫。以邊軸點的形式,串起整個區域的景觀構架;對邊角空間加以重視,綜合利用;強調細節、韻律、視線引導,以期形成統一和諧、不乏變化的徽派街道景觀形象。在具體的空間形態設計上,我們在對地形地勢和重點地段做了高差分析及空間肌理分析的基礎上,為體現地形的走勢以及基地內部狀況,設計以低層為主(一般為1層),局部利用地勢高差形成視線與景觀焦點。在空間圍合上,強調道路沿街界面的連續,并在適當的部位設開敞空間,形成視線通廊,引導對景,為保持徽派建筑空間曲折幽深的特點,在滿足消防、日照要求的前提下,街巷空間的比例(寬高比)控制在1:1.5左右,并和開敞空間形成對比;院落空間最終構成使用者的內向空間,設計中強化其圍合感,保障使用者的安全舒適、適用性。
黟縣秀里影視基地項目依托宏村鎮秀里村優美的生態環境,依山傍水的自然景觀、村莊田園道路等,根據拍攝的需要,依據山勢清淤河道,修壩蓄水,修建的古民居、牌樓、古棧道碼頭等場景,成為天然的影視場景。以徽派傳統商業街和古村落為依托,并利用自然環境依山傍水將傳統徽派建筑間表現的淋漓盡致,且商住合一既滿足集客功能,又能與傳統空間有趣又有機的結合起來,達到生活、攝影一體的商業空間。項目建設中集采徽州建筑之長,將破損和瀕臨倒塌的舊房料進行異地搬遷、重建、修護,還原徽派尋常百姓生產生活場景,達到保護古建筑、展示和傳承徽文化的目的。場景可建拆組合,靈活多樣,彌補天然攝影棚的不足,有利于劇組在世界遺產地拍攝外景而不亂搭建,有利于古民居建筑及環境保護。同時,為廣大影視工作者提供更好的服務及專用場地,吸引更多的影視拍攝,亦會成為黟縣眾多獨具特色旅游產品中一道靚麗的風景。它的建成為黟縣鄉村旅游的發展、文化黟縣的建設起到很好的推動作用,并帶來良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從而推進黟縣鄉村旅游發展國際化進程,打造、增強黟縣旅游吸引力。
五、創造徽派特色的現代國際旅游城市景觀
徽派建筑是古徽州社會歷史的政治、經濟、地理環境、自然條件、生產方式及生活習慣等在物質形態和精神理念上的反映;是在特定的時空文化狀態下造就出來的物質實體,它表現出三大性征:實用性、象征性、環境性,并形成特有的徽派建筑哲學理念:人與建筑、建筑與自然的和諧統一;人與人、人與自然最本質、最直接的聯系空間。有以下幾點具體表征:1、顯山露水。村鎮聚落、民居建筑與自然山水打成一片,相生相安。2、淡雅簡約。建筑色彩——黑、白、灰,建筑元素——點、線、面。3、親切宜人——建筑空間以人為本、尺度相宜、至理人性。4、自由伸長——以天井空間為擴散節點,有形無形地變幻著建筑體型結構。5、有機整體——與自然大地環境緊密結合,充滿一種秩序感、整體感、統一感。表現出合目的性的場所精神。6、開放兼收——體現在對外來文化包容和兼收并蓄,包括室外空間的開放性和室內空間的外向性。
一個城市建筑的魅力,在于自身的體型結構和特征;在于與自然環境和諧統一的有機品格;在于有別于其它地方建筑的個性,亦即特色。發展現代國際旅游城市,城市形象的吸引力是其重要的核心內容,它對于人們的情感、記憶、興趣及精神狀態具有強烈驅動作用。一個沒有特色的城市形象是沒有吸引力的,一個不重視歷史優秀傳統的城市是沒有自信和精神的。西方建筑大師沙里寧說過:“讓我看看你們的城市,就知道你們在想什么!睕Q定一個城市形象的制約要素是城市環境空間,沒有和諧的城市環境空間就沒有和諧的城市形象,而城市環境空間主要是城市建筑空間,它是決定一個城市是否悅目、和諧的重要標志。發展國際旅游城市就必須重視建筑空間環境的創造。那么,如何創造一個和諧、誘人的建筑環境呢?最本質的就是這個環境形態具有豐富的個性和特色。為什么瑞士的蘇黎世、日本的奈良、京都等地方總是那么吸引人?關鍵在于它們的個性和特征。正因如此,徽派建筑這種與自然相生相安,與大地統一延伸的和諧一體品格,正是現代化發展過程中人們日益失落的人本環境及空間需求,亦即人與人、人與自然最直接、最本質的聯系空間。它表達的是人的自然空間屬性的呼喚,表達了人與自然和諧的需求,所以有內外一致的空間吸引力,正因這種地域的差異性、獨特性,徽派建筑已成為一種優秀的地域文化標志,已從一種歷史傳統轉化為一個現代國際旅游城市的資源。
但唯物辨證法又告訴我們:任何事物“變”是絕對的,“不變”是相對的,建筑的多樣性與同一性也決定了世界萬事萬物都是處在不斷變化發展之中。只有不斷地揚棄自我,超越自我才能獲得重新的發展,才能適應歷史的要求;张山ㄖ鳛橐环N文化現象也應是在永遠的不斷發展變化之中,傳統歷史建筑應在嚴格的保護予以積極創新,這樣才能適應現代城市發展功能需求,才能滿足現代人們日益增長的物質和精神需求,才能延續歷史傳統給其注入新鮮活力。把黃山建設成現代國際旅游城市,創造良好和諧的城市形象,使城市景觀充滿生機和活力,就必須堅持創新的原則。創新是在弘揚傳承原有合理優秀內核保持固有底色不變的基礎上,摒棄不適應時代發展的要素。這是推陳出新揚棄的過程,是對原有理念的再度升華、提高,而不是否定原有一切的歷史虛無主義。根本上講創新是為了更好地保護,保護更有利于創新。
這具體地體現在我們黃山市城市、鄉村景觀、空間等設計創作實踐中,就應始終堅持徽派建筑文化的根:人與建筑、建筑與自然的有機和諧統一;要本著開放和兼收并蓄的膽識,“和而不同”的精神、博采眾家,著力于創新。對此,筆者有以下幾點體會:
一、進一步解放建筑創作思想,充分發揮每一個創作設計人員的積極性和創造力,大膽探索,允許不同思潮的交流,提高發揮建筑哲學思辯能力,提高設計人員創新素質和徽州文化的修養。
二、尊重徽派建筑空間的歷史傳統底色,如群體組合的變化多端與對地形的恰當利用,造型上的外“實”內“虛”,天井節點的自由伸長,平面無論加減都是一個完整的體系,形象視覺上點、線、面完美的結合,黑、白、灰關系的恰當配置及素雅的色彩都是我們應借鑒的。
三、延續建筑空間的歷史傳統,這應從環境空間情態上理解,可以從傳播信息角度,運用馬頭墻、漏窗、門罩、過街等空間符號。用現代材料對其抽象提煉,變形夸張處理,達到徽韻的效果,也可以在建筑平面上,建筑與園林、水體、街道、生態環境關系上以至于總體規劃上考慮。
作者單位黃山市城市建筑勘察設計院)
參考文獻:
《徽州民居形態研究》,何紅雨著,《建筑學報》1988。
《黑格爾美學》,第三卷。
《當代中國經濟》,當代世界出版社,陳享光著。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教程》,北京大學出版社。
《鄉村旅游規劃原理與方法》,王云才,科學出版社,2006。
《區域旅游形象設計研究》,經濟地理,1999.3,劉鋒著。
《華中建筑》,2009.02.P206。
《中國園林》,2011.03.